0225_a725

0225_a725 许国华打给的正是交警大队的政委高昌明。昨天上午的局党组会上,高忠海虽然已经提出了由高昌明担任交警大队的大队长,并担任局党组成员…

但是毕竟任命县里还没有批!

许国华原本想的是,等县里正式有了批复再给高昌明打电话,但是今天庞明虎和陈海涛的这个事情,让许国华心里憋屈的厉害。

既然如此,自己就该争取进这一步!连罗盛都在为自己的仕途奔波,许国华虽然觉得自己刚提治安大队大队长没多久,再争取的话容易授人以柄。

但是现在看来,不争取反而处处被制约。既然如此,那又为何不拼上一拼?

高忠海刚刚来龙康县,能攀上他关系的人少之又少。但是整个龙康县或许只有许国华知道,高昌明和高忠海的关系绝对不简单。

否则,高忠海也绝对不会在上任的第一天下午,连局里都没有来,就径直去了交警大队找高昌明去了。

“哈哈,是国华啊。的消息倒是也够灵通的,我这正式任命还没有下,们就满城风雨了。”高昌明笑呵呵的说着,明显心情不错。

想想也是,多年的媳妇儿熬成婆,高昌明心里怎么可能不得意?

“高队,有时间出来一起吃个饭吧。”许国华很直接,高昌明的为人他还是了解的,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

“行啊国华,看的时间。”

“那就今晚,看方便不?”

纯美少女树间休息

高昌明很痛快的直接答应了下来,“没问题,地方定好了通知我。”

许国华刚刚挂断电话,赵小曼的电话就是打了进来。

“国华,消防队今天上午过来又检验了,咱们已经通过了验收,可以正常营业了。”赵小曼的语气充满了欣喜,“看来这个周胜利还蛮靠谱的。不过我很好奇,他怎么不等正式合作以后再疏通消防队那边的关系呢,就不怕咱们不认?”

许国华笑了笑,生意场上的事情从某些角度上来说和官场是相通的。周胜利之所以这么做,就是在隐形的向自己展露他的实力!

至于赵小曼所说的那一点,周胜利根本就不会担心。人家既然能疏通消防队让开业,同样的,也有实力再疏通消防队让关门…

“小曼,这是件好事,马上准备今天就营业吧。另外,今晚给我留个包间,我要请交警大队的高昌明吃饭。”许国华想了想又补充道,“待会给周胜利打个电话,晚上请他一起过去。”

赵小曼答应下来就是挂断电话,既然许国华这么安排,肯定就有他自己的用意。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赵小曼很清楚哪些事情能问,哪些事情不能问…

下午时分庞明虎把承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治安预防工作计划给要了过来,并转给了许国华。

碰巧闫河军正好从乡里回来了,风尘仆仆的出现在许国华的办公室里。

“许队,工作已经完成个差不多了,明天我把报告给送过来。”闫河军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仍旧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许国华点了点头,“辛苦了闫队,人口问题是个大事,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啊。”

闫河军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许国华到底为什么把他派下去,两个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河军,正好庞局给我转了一份承山市治安支队的工作计划,拿过去研究研究,把咱们龙康县十一的工作计划给安排一下。庞局说文笔不错,这个事情咱们整个治安大队还得靠啊!”

许国华的这一番话,摆明了就是将闫河军的军。

上次不是说那份请示报告的初稿是出自的手嘛,行,那这次就给一个表现的机会。这次的工作计划初稿就交给写,我许国华绝对不和抢。

能者多劳嘛,许国华倒是想看看,闫河军能折腾出什么新花样来!

闫河军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许国华话里的意思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但是事已至此,闫队长是硬着头皮也得上啊!

“好的许队,不过估计得下周给了。”

许国华摇了摇头,“河军,手头上的工作先放放,下乡的那个报告不着急。庞局要的比较急,明天上班之前必须得把报告给庞局送上去。”

闫河军皱了皱眉头,“直接送给庞局?许队,不给把把关了?”

许国华轻笑一声,“河军,由庞局直接把关不就好了?呶,这是市治安支队的那份,辛苦了。”

许国华把桌上的文件扔给了闫河军就低下头继续干其他的事情,闫河军脸色铁青的拿起了桌上的报告大步走了出去。

中山市天山区,陆北省公安厅。

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方川明正在向陆北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党组书记、厅长冀东升做金玉满堂一案的专案汇报工作!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冀厅长正坐在大皮椅子上吹着茶水,方川明唾沫星子横飞,刑警的风采在这一刻展露的是淋漓至尽!

“冀厅,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金全盛以虚构投资为手段,从民间非法集资大量的资金,事实上却干着洗钱的勾当。而他的上家,陆北省天盛集团…”

冀东升忽然轻轻摆了摆手,语重心长的看着方川明,用一口标准的中山方言说道,“川明同志啊,金玉满堂的事情就是金玉满堂的事情,我让查的也是金玉满堂,又没让查天盛集团。”

方川明皱了皱眉头,“冀厅,可是金全盛只是一个马前卒,他背后还是有不少人的。”

“那是检察院的事情,和咱们没关系。”冀东升优哉游哉的吹着茶轻笑道。

方川明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我说领导,现在是不是上面有调调了?就和我说说呗,要不我也拿不准啊!”

“想知道什么啊?我说小子,也是五十岁的人了,还能大动干戈的干出高速公路抢人的事情?”冀东升瞪起了眼睛,这个方川明,能力是厉害,但是就和孙猴子一样,绝对的不好管啊!

“又是大车又是飞机的,公安机关的干警不够折腾,还给我调动社会关系?怎么着啊方川明,我是不是应该把调到宣传处去,我看很有当导演的潜质嘛。”

方川明讪笑着摸了摸头,他知道这位大领导还在为上次自己抓捕张广亚折腾出来的动静恼火。

“厅长,这个事情是我不对。不过现在不能和我卖关子啊,要不处理意见我拿不准。”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