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4_a725

  1024_a725 许国华和罗盛两人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曾经的感情倒是真的。

   现在罗盛落到这般田地,眼看着就要被正式移交司法机关了,许国华觉得自己也该去看看他。不管怎么说,也是朋友一场啊…

   陆泽轻轻点了点头,“这个好说,不过我需要和龙门市检察院那边的同志们沟通一下。”

   陆泽说完以后就去打电话了,趁着这个功夫,许国华也拿出手机打给了秦剑。

   曾经许国华在龙康县的铁三角,就是秦剑和罗盛。现在罗盛要走了,许国华觉得也该和秦剑送他最后一程!

   前面等待罗盛的,必然是法律最庄严的审判。但是作为罗盛曾经的朋友也好,还是同事也罢,许国华和秦剑两人也不该如同陌生人般对待他…

   接到许国华电话的秦书记也是微微一愣,这个消息他还真的不知道!

   “国华,古青高科和海诚集团的人都在,我恐怕抽不开空啊。”让许国华没有想到的是,秦剑一上来就是直接了当的拒绝了许国华。

   其实这个道理人人都通,但凡是体制内的,有谁还愿意像许国华一般和一个被双规了即将被移送司法机关的落马官员过多的接触?

   不是说什么狗眼看人低,而是谁也不想被有心人抓到什么把柄,制造攻击自己的借口啊…

   “国华,我知道这些话不该说,可作为朋友我还是得劝。”果然,秦书记缓缓开口了,“现在本来就被闲置,唐书记那边也一直在找的不痛快。这个时候如果见了罗盛的消息传了出去,后果考虑过吗?”

   许国华静静的沉思了起来,不得不说秦剑之所以做出这个选择,并且和自己讲这些,讲真还是拿许国华当朋友、当兄弟看的。

   可爱伊人

   所有的出发点也都是为了他许国华好。如果不是为许国华着想,这些话秦剑压根儿也就没有必要说!

   “秦哥,没事的,反正我现在都这样了,见个面儿他们还能把我怎么样?”许国华微微笑了笑,所谓人各有志,自己也不能勉强秦剑。

   见许国华不为所动,秦剑也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其实等判了刑后咱们再去见他是一个道理,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自己决定吧。”

   许国华轻轻点了点头,电话那端的秦剑忽然再次开口说道:“对了国华,上次和我说的那个事情,红土镇与洪石乡达成友好共进协作单位的提议,最近在洪石乡的党委会上通过了。”

   “妈的,这帮子油盐不进的老顽固们,什么时候真正看到了眼前的利益,才能想着和合作…”

   见秦剑说到了正事,许国华也是赶忙说道:“这个事情可是好事,不管是对前期的红土镇还是后期的洪石乡来说,都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不过秦哥,我建议尽快和韩刚沟通这个事情,趁着新任红土镇党委书记还没有过去,把这个事情给抓紧定下来。”许国华的语气忽然变的严肃了起来,“韩刚那边也不用担心,我待会就和他打个招呼。”

   秦剑说到这件事情以后,许国华忽然就想到了昨天晚上唐文辉请自己吃饭那个诡异的饭局。

   可能这个红土镇党委书记的人选唐文辉真的把控不了,如果换一个不是唐书记的人过去,到时候秦剑再和红土镇沟通这个事情可能就会困难重重了。

   这就是一任领导有一任的办事风格和脾气,可能这件双方皆大欢喜的事情,在人家红土镇新任党委书记眼里就是洪石乡在占红土镇的便宜呢!

   毕竟,当初没发展起来的时候洪石乡不过来搞什么协作发展,现在红土镇已经有了腾飞的雏形,人家也不见得就多稀罕。

   没有客源,我就自己慢慢的引流,才不稀的和资源共享…

   许国华就担心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才着急的嘱咐秦剑这件事情一定要尽快办。

   吃过午饭以后,在陆泽的安排下,许国华和孙思颖一起来到了龙康县检察院。在龙康县检察院反贪局的羁押室里,许国华终于见到了昔日的龙康县副县长罗盛…

   现在的罗盛精神状态倒是比许国华上次见到他的时候强了不少,虽然人还是那么瘦,起码脸上有了光彩。

   见到许国华和孙思颖进来以后,罗盛的双眸也是亮了起来!

   “罗老哥,我和国华过来看看。”孙思颖之前和罗盛已经打过一次照面了,只不过没有说话,罗盛也知道孙思颖现在可是龙康县检察院的副检察长。

   “谢谢弟妹。”

   这一声弟妹喊的,更是让许国华的鼻子微微有些发酸。

   “国华,和罗盛先聊吧,我带着思颖先出去。”陆泽对许国华点了点头,然后便带着孙思颖一起走了出去…

   “近来可还好?”许国华看着罗盛,良久后才是轻轻问了一声。

   当初为了兴隆煤场的事情,许国华也是想尽了办法。虽然在自己的“威逼利诱”下罗盛最终还是开口配合,但是许国华也知道,如果罗盛不看重自己和他的感情,那天咬紧牙关不说,自己也是毫无办法。

   所以,对于罗盛的这份情,许国华还是要记在心里的。

   “都好,呢,还在红土镇吗?”

   被羁押期间罗盛的消息自然就没有多灵通,许国华也不解释,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今天我听陆泽说要去龙门了,所以就过来看看。”许国华看着罗盛缓缓说道:“另外龙门那边我也帮打过招呼了,别的忙帮不上,但是也可以保证不让受委屈。”

   罗盛的眼眶一下子就是红了,许国华和樊胜利的关系罗盛不是不知道,去了龙门市有樊胜利的照拂,起码在看守所之类的地方自己会好过很多。

   “国华,谢谢。”罗盛通红的双眸缓缓变的湿润了起来,这个年近半百、发誓要在仕途上走高走远的曾经的龙康县副县长,哭的就如同一个孩子…

   不说以前有多少人捧着他、抬着他,但是到了现在这般地步,也只有许国华一个人来送他!

   单单这一点,就由不得罗盛不感动。

   更不要说,许国华还通过自己的关系,帮助他和龙门市方面打了招呼,这就更让罗盛心存感激。

   人这一辈子,又能真正的交到几个像许国华这般的朋友…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