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5_a727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进了屋后,慕容瑾便被萧衍催着去把没有于沾到雨水,但是染了水汽的衣裳换掉。

   慕容瑾干脆便让小凌备热水,试图洗去身上的疲倦。

   等她洗漱完回到屋里,雨已经停了,偶尔吹来一阵风,有了雨水的浸染,带着丝丝凉意。

   仲夏的雨后就是这样,屋外凉爽了,屋里却闷热得慌,所以此时,萧衍让人把屋里仅有的一个窗打开,而他就站在敞开的窗台里。

   慕容瑾披着一头还带着湿气的秀发,走到萧衍身旁,萧衍闻声偏头看着她,透着冰冷的眼神便有了温度。

   他笑着接过慕容瑾身后小凌手上布巾,随后小凌有眼力见地退下,他便把来到身前的慕容瑾拉进怀里,动作轻柔地为她擦着尚未干爽的长发。

   萧衍擦头发的动作比小凌还要温柔,慕容瑾靠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能感受到发丝轻微的抖动和揉擦,连她都没注意到从佛殿回来一直微蹙的眉梢,悄悄地化开了。

   但是萧衍却瞧得十分清楚,从下雨的那一刻起,到慕容瑾坚持要把佛经供到佛前,再到她站在淅淅沥沥的院子里,她的眉间,就没有平坦过。

   直到此刻,她才放松了下来。

   萧衍垂眸看着慕容瑾阖上的双眼,即便那双桃花眸闭上了,但依旧能看出状似花瓣的眼型,眼角微微上翘,泛着淡淡的红晕。

   从睫毛微微颤抖可以看出,慕容瑾并没有睡着,那长而卷的睫毛在眼睑落下阴影,犹如小蒲扇一般,在萧衍心上扫过。

   罗震环美艳身影尽显迷人气质

   柔软得发痒,萧衍手上动作一顿,喉咙发紧,一双星眸紧紧地盯着慕容瑾在灯光下越发柔和的脸庞。

   慕容瑾察觉到萧衍的停顿,心有疑惑地想要睁开双眼时,右眼皮上传来一片湿热的气息。

   于是她下意识用力地把还没睁开的眼睛闭得更紧,睫毛颤抖得更加厉害,扫过萧衍的下巴,让他不由收紧了环在慕容瑾腰上的左手。

   慕容瑾没有睁开眼睛,萧衍以没有其他动作,等了一会儿,他才把双唇移动到慕容瑾的眉间,温润而爱惜。

   然后艰难地离开,萧衍抑制住自己心中的欲/望,告诉自己,这里是安昭寺,而后天就回府了,再忍忍!

   慕容瑾依旧闭着眼睛,但似有所觉地勾了勾嘴角,往萧衍的怀里蹭了蹭。

   萧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记起“正事”——擦头发,于是继续手上的动作。

   似乎花了很大的力气,萧衍才决定转移注意力,开口问怀里的人儿:

   “清远大师说了些什么?怎么心事重重?”

   慕容瑾闻言睁开了双眼,一抬眸便对上萧衍那深邃的星眸,触及到他那温柔似水的眼神,她心中一软。

   是啊,自己没有怎么掩饰,连说谎都不走心,萧衍如此聪明,怎会看不出来。

   思及此,慕容瑾稍微站直了身子,离开了萧衍温暖的怀里,往窗台探了探。

   萧衍因为怀里一空,微风吹来时都有些凉,空荡荡的,不由皱起眉头。

   慕容瑾并没有察觉到,她抬头看着夜空。

   夜色渐浓,然而天空并没有“像被雨水冲刷过一样”的清晰明亮,而是像被浓雾遮住了一般,灰蒙蒙看得郁闷,仿佛老天爷一高兴,还会再来一场雷阵雨。

   风吹来带着泥土的腥味,慕容瑾浑然不觉,依旧头也不回地看着那夜空开口:

   “记得我说过荧惑星吗?”

   这是萧衍第二次听到慕容瑾提起“荧惑星”了。

   萧衍眉间的褶皱更深,“记得,不过今夜云雾缭绕,看得并不清楚。”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却看不到任何星星,更别说那颗“荧惑星”了。

   然而慕容瑾却不在意,她视线依旧钉空中,仿佛能透过那厚重的云层,看到那颗在萧衍看来,与众多星辰并无区别,只是会发光发亮的荧惑星。

   萧衍收回视线落在慕容瑾的侧脸上,看着她那其实没有聚焦的双眸,听着她用好似从远处传来的声音说道:

   “荧惑侵入心宿并停留的现象,称之为‘荧惑守心’。”

   荧惑守心,在古代,象征着死亡,战争。

   不过慕容瑾没有说出来,而是回头对上萧衍那比黑夜还要深沉的双眸,笑了笑。

   萧衍见状,眉间的皱褶已经可以夹死蚊子了,沉声问:“有什么说法吗?”

   此时天上像笼罩着一层窗纱,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可是慕容瑾却说出了“荧惑守心”的天象,莫非她早就猜到了会出现这个现象?

   慕容瑾闻言笑容更深,随后回头重新看着院子里的那颗大榕树,漫不经心道:

   “说法不一而论。”

   这是不肯告诉他了?

   萧衍心想,明日一定要问问容祈“荧惑守心”究竟有何意义,或者是否预示着些什么。

   容祈爱看各种各样的古典书籍,所以与各种各样的人聊起来,总能侃侃而谈,但却从不付诸行动。

   估计京都第二美男子容世子,看那些就是为了维持风流倜傥,榴莲万花丛却不沾露水的形象而看着玩的,根本就不会去深究,所以一定也没发现天上有异象还是地上有陨石。

   萧衍放下手中的布巾,“王妃相信哪一个?”

   慕容瑾满不在乎地回头对萧衍眨眼,“我哪个都不相信。”

   她不信,但不代表,所谓的天子不信。

   萧衍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在心中叹了口气,明日,他一定要弄个清楚,这个“荧惑守心”,究竟是,能让慕容瑾如此放心不下!

   阵阵夜风夹着“沙沙”摇曳的树叶声响传来,萧衍上前抱住了慕容瑾,在她耳边低语:

   “时候不早,歇息吧。”

   慕容瑾伸手摸了一把身后的发梢,已经让萧衍擦干了。

   于是笑得十分好看地应了声“嗯”。

   夜深,那扇窗已经被关上。

   窗外风卷起地上被雨水拍落的绿叶,吹进门缝窗缝的风声呼呼作响,似乎在暗示着,又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0645_a727

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