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uss在线区免费

蘑菇手游折扣app

首山脚下。

闻得白龙灵无力回天的话,魏无伤犹如听到了死神的宣判,已瞬间怔在了原地。

显然白龙灵的意思是,要么在清瑶清醒前,结束其生命,至少那样她还是以人的身份离去。要么就是等其变为行尸走肉,成那面目全非的煞气死卫……。

此刻呆滞跌坐的魏无伤,仿佛一下就被抽去了身体所有力气,喃喃着…不愿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

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鹅毛大雪。

雨雪天气,在这荒凉的千山域海并不多见,可能几十年才能遇到一次吧?

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衣袖。

“公子…?”

他猛然惊醒,连忙将一旁气若游丝的清瑶紧紧地抱在了怀中,尽力微笑着:“放心,不会有事的…不会…”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越发低沉哽咽,那滚烫的手掌正爱怜地抚摸着清瑶惨白冰冷的脸颊,将凌乱湿漉的发丝理顺后,再抹去绒雪,他终是含泪自责:“都怨我,我好悔…若不是我,你也不会…”

而清瑶却微微摇头,望着已满头白染绒雪的魏无伤,呢喃柔声着:“下雪了!记得公子曾对奴家说过,他朝若得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魏无伤心中悲泣,默默点头。

白白的美女,性感的清纯

四目相对之下,二人仿佛又回到了数十年前,那大雪纷飞的南攻岁月。

数十年前,千山域海,一处大山之巅。

一对璧人,正双双坐在石上,彼此肩并肩,相倚沐罩于界柱华光与漫天飞雪中。

银甲红衣女子,拉起一缕修长如水的马尾发丝,微微垂首,呢喃询问:“如果有一天…我是如果我们分开了,公子会忘记清瑶吗?”

那手持百花折扇的翩翩公子,正微笑且不失深情:“我们不会分开。”

女子瞅眼看来:“可你是青云上的昙花公子,总会离开这儿。到那时,仙国佳人如这大雪般起舞纷飞于眼前,公子定…”

翩翩公子收扇,立于二人咫尺之间,一敲女子额前,越发深情蜜语:“不会,有你在身旁…就挺好。”

女子红霞微染,眨眼迷离之间,已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可那双清澈的双眸中,似有淡淡黯然。

见对方愣神默默不言,翩翩公子还当是佳人心动所致,便亲呢地呼唤道:“瑶?”

女子忽然惊醒:“啊~怎么了?”

折扇公子伸手抬扇,挑起了羞红欲滴的女子下巴。

花容月貌在前,他叮咛着:“看着我。”

女子似欲拒还迎,抬眼一霎如百花绽放,轻‘嗯’了一声。

“愿意嫁给我吗?”公子声出,显得无比温柔且情深至诚。

女子听在耳中,心如温流而过,羞涩躲开:“就今日?”

公子风流倜傥,将女子芊手握在了炙热的掌中:“今日是开始,往后我每日都会问,直到你我携手白头。”

“白头?”女子心中似乎有心事。

公子并未察觉,指向了漫天飞雪:“你注意到这夜空了吗?”

女子点头:“嗯,下雪了!…千山域海虽然很少下雪…但很美。”

公子却望雪纷飞,喃喃着:“雪花再美,也不如你美。”

闻此甜言蜜语,女子早已含羞而笑。

而偏偏公子则接着道:“神赐大陆有句话,他朝若得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女子也跟着抬头,看向了漫天飞雪,片刻后,她忽然问道:“公子,要是有一天奴家不见了,或者明日…战死,你怎么办?”

这翩翩公子啊~似乎没有什么犹豫,指着山下无垠,洒脱道:“我会一把火将这片灰暗的世界烧成平地,让邪魔为你陪葬,再坐在这

山头,就这儿…等你来世好寻见我。”

女子眼中柔光闪动,为之动容:“真美好。”

翩翩公子忽然看向了女子,询问中略显期待:“昙花一现为红颜,瑶~我爱你。…此战之后,我们一起回神赐大陆,回仙灵宗,那里更美,像极了世外仙境福地。你…愿意吗?”

女子沉默低头…。

这公子显得有些慌张,不解催问:“怎么了?为什么你从不说愿意?”

女子抬头时,已是甜蜜微笑,含有三分俏皮:“因为…那样就听不到你再问啦。”

偏偏公子亦露出了笑容,将女子深情地揽入怀中:“今日你有多喜欢我?”

女子亲呢地靠在了温暖的胸膛上,呢喃着:“比昨日多那么一点,比明日少那么一点。那…公子和奴家在一起觉得开心吗?”

美人在怀,柔若无骨,他深情喃喃着:“每一时,每一刻,都如花绽放,永不凋零。”

女子于怀中舒适地拱了拱脑袋,痴望飞雪,亦呢喃着:“今朝已得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能遇公子,奴家三生有幸。”

一霎如梦初醒,百转千回。

首山脚下,已大雪纷飞,二人白头以对。

清瑶侧卧怀中,正亲呢地抚摸魏无伤的脸颊:“能遇公子,奴家…已是三生有幸。此生无缘再伴君侧,公子莫怪…也莫念。”

说罢,她印堂煞气已四散如网,其惨白的面容,正在极速暗淡、干涸,且浑身微微颤抖,变得冰寒刺骨!

显然,清瑶已开始化变行尸死卫了。

见此,魏无伤泪染襟袍,摇头紧握着对方正在慢慢枯萎的手掌:“不…不…我们明明说好的,你不能离开我!我不允许…”

清瑶此刻神志明显有些紊乱,她口齿不清道:“公子,莫看…奴家不想…不想在公子眼中变得…”

不等清瑶说完,魏无伤已将其死死搂在了怀中,点头含泪:“我不看,不看…瑶儿最美,最美。”

此刻的清瑶已皮肤干涸如朽木,煞气升腾之际,她那清澈的双眸,亦开始变得浑浊不明,最终呢喃:“杀了我…能死在公子怀中…奴家…无悔…”

话未说完,其浑浊的双眸,已是幽火慢慢摇曳。

感受着怀中正在剧烈挣扎,隐隐传来野兽般的低吟声。

魏无伤咬牙,抱得越发用力,直至仰天嘶吼:“清瑶~”

随着这一声长啸,八方气运之力涌动,其怀中瞬间烈焰熊熊,那炙热的幽冥地火,已在道道符火咒的催动下,喷涌环爆而出,焚烧肆掠开来…。

一霎燎原数百丈,尽焚八方魔众鬼煞。

…也包括,其怀中的佳人。

众人顿觉身前一空,纷纷转头看向了那正踉跄伸手,似在触摸漫天飞灰的那道悲怆身影。

见飞灰于手中纷纷化为尘埃,飘散四方。

已是身心俱疲、损耗至甚的魏无伤,那空洞的双目正扫视向四方火海,竟悲笑喃喃…

风流几度,醉梦逍遥似神仙,戏人间;燎原百里,难悔佳人…白头恨,弄心痕。

说着,面若死灰的他,瞬间吐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仿佛最后一丝气力都随之流逝,满面沧凉地栽倒在了血泊之中。

此刻,地火燎原数百丈,七道残破的壁垒已是火光映天,煞气无所遁形。

得益于魏无伤不惜一切损耗元气的最后悲愤一击,邪众死伤惨重,首山脚下已为之一清。

尤其是那早已冲入数百丈内的死卫,更是在地火灼烧下,纷纷化为灰烬。

不得不说,魏无伤这悲愤的怒火,恐怖至极!

青灯夜魔见那些山海卫在青云翘楚的带领下

,已占据优势,开始有序反攻残存的万余夜游卫。

她瞬间便立于半空,青灯七分四方,魂火灼灼映照身下万余夜游卫,雷霆震怒:“夜游万魂,祭我七魄,青灯夜行…”

霎那间,本就灰暗的天地,犹如永夜降临。

那万余夜游卫,已煞气升腾,仰天惨叫嘶吼。其邪魂纷纷化作青绿魂火,被不断吸入七盏悬浮震颤的青灯中。

犹如鬼泣般的嘶吼声,自七盏青灯内不断响起,露出一张张狰狞的面孔浮现于天地之间。

让人见之心神紊乱,闻之刺魂夺魄。

数千山海卫纷纷面露痛苦,就连玉障、珈男等人都只得勉强抵抗,犹如神魂惨遭炮烙,苦不堪言。

而洛羽神识强大,他强行驱散不适后,已脚踏白龙灵,向着青灯夜魔催动万千剑影,铺天盖地地罩洒而去。

显然,这老妖婆是要献祭夜游卫的邪魂,来强自挺升魂力。自己本就不是其对手,若叫对方献祭而成,那便再也无法阻止其脚步了。

而就在剑雨即将罩临夜魔周身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锐不可当的万千剑影,竟然在七盏青灯鬼火烈张鬼泣下,纷纷化灭!

“这…!”洛羽大惊失色。

青灯夜魔则睁开了深陷的邪瞳,狞笑狰狞:“不自量力。”

她只枯手向前一指,剩余的惊颤剑影便分崩离析。

随即探手一抓,七盏鬼火青灯已尽收邪魂,凝聚成一只魂火旺盛的白骨青灯,握在其手中,低吟如幽魂道:“百鬼夜行!”

这看似轻轻一握,便仿佛鬼门洞开,百鬼夜行,瞬间便将震惊万分的洛羽和白龙灵围困当中!

不管自己如何攻击,或龙脊吞噬,竟然都无法尽数诛灭!且随着那洞开的鬼门中,走出的鬼影越来越多,自己甚至有种深深的无力感。脚下白龙灵,更是被无数的白骨手臂拉扯、拖拽,虽怒吼挣扎,却不能离开半分!

感受着体内的气血,即便有白龙灵护持,都无法阻止四周张牙舞爪的百鬼之影贪婪吸食,洛羽震惊道:“这是什么邪术?”

此刻的青灯夜魔,身后似有巨大的哀怨魔影隐隐浮现。

她正手提白骨青灯,像看待死人一般望着困身鬼门前的洛羽,幽幽道:“小子,好好感受生命最后时刻的滋味吧。你是唯一个让本尊不息自损阴魂,在此强行施展百鬼夜行的小子。当你被拉入鬼门时,你将荣幸的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说着,她已丢下了震惊的洛羽,一步便已至半山腰处,向着中枢拾阶而上。

显然这老妖婆是不息自损,施展魔影邪术,将他困死在了鬼门之前。

如此,便再也没有人能阻止其进入中枢的脚步。

至于中枢大殿内的几位强者,他最清楚不过。为了加速恢复山海结界,几位前辈已虚弱到了极致。加之千山域海空间限制,估计还没此刻的他实力强呢,又岂能是青灯夜魔的对手?

若自己无难妖体不受这千山海域海的空间影响,能正常发挥,又何惧这老妖婆。可别说是自己的无难妖体,就是玄、白二龙,在这千山域海中,都消耗甚大,实力大打折扣。

眼见那青灯夜魔已提着白骨青灯,站在了中枢大殿入口之前。

而浑身被百鬼魂影缠裹如粽子一般的自己,离那漆黑的鬼门关,也只剩下了三尺不到的距离!

他挣扎着望向终是迈入了中枢大殿内的青灯夜魔,万念俱灰道:“这下…完了!”

不过片刻。

轰~!!

突然,一声爆裂声自中枢大殿内乍响。

洛羽还当是中枢结界被老妖婆攻破,震惊而望。

只见一道无形劲气浪潮,已自中枢大殿内波散而开,飞沙走石,席卷山巅八方。

首山中枢大殿,竟然…崩塌了!

xiazaitxt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Both comments and pings are currently closed.